站内搜索  
 
  跳过导航链接
中华鲟与长江大坝(组图)
类别:大坝见闻  点击数:3856  发布时间:2007-12-7

奇 鱼

中华鲟属脊椎动物门,硬骨鱼纲、鲟形目、鲟科、鲟属。是世界上现存的鲟形目鱼类中个体较大、生长较快的一种大型江海洄游性鱼类,主要分布于我国的长江流域和沿海水域,是古棘鱼类的一支后裔,为距今约2亿年前白垩纪与恐龙同时代物种残留下来的孑遗种类,有“活化石”之称,在研究生物进化、地质、地貌、海退等地球变迁方面具有相当重要的科研价值和生态、社会、经济价值。1988年,中华鲟被国家列为一级保护水生野生动物,故有水中大熊猫之称。

中华鲟生在长江,长在大海,是典型的海河洄游性鱼类,每年夏秋,数千条处于成熟期的中华鲟从长江出海口逆流而上三千里,回到故里金沙江产卵孵化小中华鲟在出生后则顺江而下,到东海、黄海中生活9—18年后性腺发育接近成熟再游回产卵地繁衍。从幼鲟孵出游入大海到成年鲟返回长江繁育后代,最短也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华鲟游遍天涯也眷恋着母亲河,其坚定不移的方向性和执着的回归性,就像旅居在海外的中华游子一样对祖国母亲始终怀着眷恋之情。1963年,我国著名鱼类学专家伍献文教授深情命其名为"中华鲟",也叫"爱国鱼"


变 故

1981年葛洲坝工程在宜昌江段落成,中华鲟通过三峡产卵洄游的生命之路被阻隔,面临着种族灭绝的严重威胁。当年10月,来到大坝前面的一批批中华鲟,不顾泄洪闸飞奔而下的惊涛骇浪,一次次奋力前冲,试图冲破大坝的阻拦,回到它们世代进行繁衍的场所,因而碰撞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有数千条惨死在闸下或落入不义之徒的手中。面对如此悲惨壮烈的场面,人们不禁为中华鲟的命运而担忧。

1993年三峡工程正式开工,由于它位于葛洲坝上游,已经不存在阻隔中华鲟洄游之路的问题,但大坝在汛期蓄水,枯水期放水,改变了长江流态和季节变化规律,水温的变化、高坝流下的水中氮气过饱,以及大坝上游的流速变缓引起库区鱼类种群结构的变化,也会对中华鲟的繁殖带来不利影响。

其实,与大坝建设相比,长江航运的发展、非法捕鱼、水污染等等人类的其他活动,给中华鲟的生存带来更大的威胁。

生 机

在葛洲坝工程建设之前,中外专家提出了两种挽救中华鲟的建议,一种是“工程救鱼”,即在葛洲坝工程中给中华修建一条鱼道、鱼梯或升鱼机等通道,使它能够平安地到达产卵场所;另一种为“生物救鱼”,认为中华鲟的个体较大,修建的通道未必能满足它的要求,另外在工程技术上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最好能在坝下建立蓄养池,仿照中华产卵场所的环境条件进行人工繁殖,使用人工方法催产孵化,使它们能够增殖,然后放回长江中,同时把一部分性腺尚未成熟的个体网捕后运送到上游,使其越过大闸,继续上溯。结果后一条建议被采纳,并于1982年在葛洲坝建立了中华人工繁殖研究所。

经过几年的努力,通过反复试验,解决了捕捞、运输、暂养、催产、受精、孵化、培育、放流等一系列生产工艺上的技术难题,已向长江水域放流了数百万条幼体。人工繁殖中华鲟的成功,使原来设想的救鱼措施取得了初步成效,也为中华鲟资源的保护和合理开发利用开辟了一条新的途径,这是中华鲟人工繁殖的一大突破,使人们担心的三峡工程对中华鲟生存环境影响的问题也因此有了一种解决方法。

尤为可喜的是,野生的中华鲟面对被截断了的长江故道,终于能够及时适应环境,在葛洲坝下建立起了新的产卵场所,出生的幼体也在逐年增多,表现了它在种群生存的危急关头及时适应环境的能力,也使关心它的命运的人们松了一口气。目前,长江中的中华种群数量已经趋于稳定,标志着我国挽救和保护中华鲟的工作取得了一定成功,并为长江三峡工程的兴建和珍贵水生动物的保护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为保护好中华鲟的繁延,国家和相关地方均采取多种保护措施。
    1988年,中华鲟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1996
年,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建立宜昌中华鲟自然保护区。
    2002
年,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建立长江口中华鲟幼鱼自然保护区。

20054月,国务院批准建立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建立宜昌和荆州中华保护站。19861996年的十年间,仅宜昌江段,渔民误捕放流的中华鲟达155尾。
   
建立了中华鲟幼鱼抢救站,对误捕的受伤的中华鲟幼鱼进行抢救和护养,每年可抢救放生幼鲟数十尾至数百尾。
   
进行人工繁殖并将幼鲟放流长江。本世纪70年代,中华鲟人工繁殖在金沙江产卵场获得初步成功,并且进行了少量放流。1983年,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等单位在葛州坝下成功地进行了人工繁殖,同时也进行了人工放流。此后,原水利部中华鲟研究所也成功进行了人工繁殖。由于中华鲟人工繁殖的技术日趋成熟,特别是中华鲟人工蓄养成熟,使放流能够有计划地进行,中华鲟培育技术的不断提高,使大规模的人工放流成为可能。目前采用的标记方法,还可以区分人工放流与天然繁殖的幼鲟。
   
长江水产研究所1997年开始,中华鲟苗种培育技术有新突破,大规模培育中华鲟成活率达到80%或更高,1998年在培育出约8万尾体长1220厘米中华鲟幼鱼,大大突破了历史记录,为大规模人工放流奠定了基础。
   
1983年至1998年底,几家科研所共向长江、闵江、珠江等水域放流各种规格的中华鲟约580万尾。到2004年底,向长江水域放流10厘米规格的中华鲟幼苗约60万尾。1981年以来共放流各种规格中华鲟600多万尾及大规格中华鲟鱼苗千余尾。

任何一项人类活动,都或多或少地影响到周边的生态。人与自然的关系,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从早期的被动适应,到后来的开发利用,再到近现代大工业生产出现,人类掠夺性地开发资源。毫无节制地向大自然索取、掠夺,一方面对大自然造成破坏性的灾难,另一方面也招致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与惩罚。但人类终究是有理性的,当这种掠夺式的开发难以为继时,便开始寻求人与自然关系的新境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人类即不能停下发展的脚步,又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中华鲟和长江大坝的故事,就是人类在开发利用自然资源时,对生态保护的一种尝试和努力。

主要参考文献:
    
葛洲坝集团中华鲟研究所网站
     长江鱼类生存环境有哪些变化——三峡工程与鱼类保护调查  光明日报 
    
再谈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兼论大坝与生态     汪恕诚

来源:本站编辑  作者:
 
 
大坝图集
大坝之最
知识之窗
大坝见闻
部分文档采用PDF文件格式制作,浏览需要安装 Acrobat Reader
官方网站下载
本站下载
首页 中心介绍 动态信息 安全管理 法规标准 专题报道 学术交流 大坝概览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访客留言 信产部链接